长谷川 巨气

在高手如云、强者辈出、培育出众多人才的极真会中,身材矮小的长谷川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不是那种引人注意的类型。然而,他却以特例般的超速度迅速崭露头角。从练习空手道开始年仅三年便在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中称王。之后便成为为数不多以身作则捍卫极真空手道招牌的最资深的一员。在他被称为“小巨人”的大半生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长谷川巨气,1948年(昭和23年)8月28日出生于日本德岛县板野郡的板野町。就读于鸣门市立工业高中时加入柔道部。2段时担任队长。
1967年3月,因为工作关系长谷川来到东京。在日本化药公司任职。同年8月,在他19岁的生日那天,长谷川正式入门于极真会馆本部道场。
1968年考取东京理科大学理学部化学专业。(2年后退学。)
1969年3月,获得初段资格。同年9月参加第一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获得季军。
1970年1月,担任本部指导员。同年9月参加第二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获得冠军。与 山崎、添野 并称为极真的“三员大将”,后来又加上 芦原 并称为极真的“四大天王”。地位与名声不可撼动。
1970年10月,回到故乡德岛县,开设支部道场。
1978年担任极真会馆 爱知县支部长。
1988年由 长谷川一幸 改名为 长谷川巨气,变成现在的名字,沿用至今。现在是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父亲

大山総裁(前列左)と藤巻潤氏(前列中)
ありし日の大山総裁と談笑
徳島市の道場にて。25歳頃。
第二回大会表彰仪式
“以小制大”的空手道精髓
“能有现在的自己,还多亏了 芦原 前辈。”一开口长谷川就道出了对已故的,以格斗空手道而驰名的 芦原英幸(享年50岁)的感激之情。
长谷川巨气(原名 长谷川一幸),47岁。22岁在高手如林的第二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中击退众多前辈获得冠军。作为极真会的元祖有着“小巨人”的称号。
在第一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中,以击败身高超过180cm、体重100公斤的重量级黑人拳击手 保罗 杰克森 而获得季军。此后在第二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中,以击败被称为天才的 山崎照朝(第一届冠军,现逆真馆馆长。)、被称为城西之虎的 添野义二(现士道馆馆长。)以及 佐藤胜昭(现佐藤塾宗师。)而获得冠军。在向大家漂亮的展现了“以小制大”的空手道精髓的同时,也获得了这个特殊的称号。
现在,作为极真会馆(全日本极真联合会派系)理事长 长谷川 道场的师范,四国地区及中部地区总指导的 长谷川 回忆起当年,这样说道。
“在我还是指导的时候,一天三次在道场进行现场教学。这样自己的提高就受到了影响。那个时候芦原 前辈对我说:我会把我所知道的技术全部教给你,如果你回到四国的话一定要顺便到我这里来。于是之后一周都不到我就辞去了本部指导员的职务,回到了四国。”
长谷川 继续说道:“当时在背后真正支撑着‘小巨人’称号的其实是我在极真会的前辈,同样来自于四国的 芦原 先生。”
在第一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中获得季军后,长谷川 因为想让自己变得更强,详装家人生病辞去了当时只有他一人的本部指导员的职务,离开了东京回到了家乡四国,在爱媛县励精图治。此后有一次 芦原 向 大山倍达 总裁致电时说:“今年 长谷川 会获得胜利的。”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那样的家伙不出现也没关系。”那时 长谷川 曾一度借酒消愁。后来当 长谷川 抱着参观学习的态度走进当时作为第二届全日本选手权大会会场的东京体育馆,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在选手的名册上。
“这是总裁对我的特别关照。”对于在比赛中漂亮夺冠的 长谷川 来说,恩师 大山倍达 与 芦原 前辈的深切关怀成为了他难以忘怀的记忆。
小学时常常被惹哭
然而,练习空手道3年不到就登上极真冠军宝座的 长谷川巨气(一幸)究竟是怎样的人物呢?首先还是听听他本人从小时候的事情开始说起吧。
“曾经自己常会被惹哭。”
长谷川 这样说道。小学时由于身材特别矮小纤细,再加上与他人不合的性格,长谷川 常常成为了大家集体欺负的对象。
话虽如此,被欺负的理由却主要是因为他那与外表相反的、超于常人的、不服输的倔强。这和现在那些“被欺负的孩子”是完全不同的。也就是说他是那种即使被欺负了也绝不会胆怯的类型。
这种性格在他练习了空手道后也一直没有改变。至今他仍然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风格,并以此为座右铭贯彻至今。(现在他似乎与组织有些问题。在询问后他表示将不会被周围的动向所左右,将全力向着自己坚信地道路突进。)

长谷川 幼时与共同工作的父母、兄弟3人一起生活,并不是特别贫困的家庭。如果说到天生不服输的性格,或多或少是从他曾祖父那里受到的影响。
长谷川 的曾祖父是拥有几十枚勋章的退役军人。退役后成为了当时德岛县只有4人的校长级人物。很多年前日本国内爆发动乱时,因为在天皇的面前批评当时的政府,曾有过被极端危险的宪兵刺杀的经历,性格非常坚毅。“我常常被家附近的老婆婆说,这不是校长先生的转世吗?”长谷川 笑着说。 而另一方面,在 长谷川 的远方亲戚中也有人获得过学生相扑比赛的冠军。可能这也是他拥有如此钢筋铁骨的血统关系吧。

从滋事开始的中学时代
小学时他的这种血统可能都用在了学习上(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从小学毕业)。“中学的时候就变坏了。”长谷川 说道。
“曾经有过冲动的时候。中学两年级时与朋友2人被快毕业的高年级学生叫出去,10多个人全都拿着棒球棒。本来说好要做些看上去很拽的事却什么也没做。那时因为朋友一直沉默着,我觉得很麻烦就对那些高年级学生说:‘要打的话就给我快动手。’他们中有一个我家附近的前辈就说:‘你是后辈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而那时因为正好有调解的中间人介入,所以什么也没有发生。中学时代就是从滋事开始的每一天。”

“如果是势均力敌的话就会动手了。甚至还有从隔壁小镇来的人。对方用棒球棒打过来的时候,自己也会反击击打对方腹部。……短刀啊。(原文看不清)这可是很糟糕的,因为都是真的在打。所以后来那个人因为刺伤他人而进入了少教所。拿着武器滋事的家伙因为弱小才会带着家伙,想依靠些什么东西罢了。”
无论是打人或者挨打,和他共同度过“危险青春”的那一页的那些坏家伙们……(原文看不清)说道这里,长谷川 苦笑着说:“把这些危险的话删了吧。”无论怎样的话,不认同不讲道理的事情,成为了象征着 长谷川 武士气质的轶闻。

以柔道顶尖高手为目标的高中时代
滋事、社团活动、父亲任职的公司的倒闭,因此开始体力劳动的打工充分调动了 长谷川 的身体。与此同时,不断发挥着天生不服输的性格的 长谷川 在专注于考试学习后也终于顺利升入高中。那时曾经做过卸货工人和运输公司驾驶员的经历为此后 长谷川 作为格斗家、武道家的人生打下了巨大的基础。
进入高中后,他并没有练习日本拳法或是空手道。因为没有这样的社团,所以他进入了柔道部。而他进入柔道部的目的也十分单纯明确。“在哪个部自己才能成为最顶尖的呢?无聊的地面运动社团或者团体竞技社团自己都不擅长。柔道的话应该能在学校称霸天下吧。”而且 长谷川 高中打工时就常常背100公斤米袋,拎30公斤盐袋。从那个时候开始,他腿部与腰部的力量以及体力早已超出了常人,对于腕力他更是自信满满。

正如 长谷川 打算的那样,他高一时取得了初段,高二时升级为2段。于是他的梦想开始向着日本全国高等学校综合体育大会进军。因此就算是生病上课请假,他也会去练习。卧薪尝胆,每日不懈。 然而最后从柔道家走上作为空手道家的道路,可以被称为转机的两件事却 是很多人未曾听闻的遭遇。 一个就是在县大会中的意外事件。在团体比赛的过程中,长谷川 做出诱导对手的技术动作,在摔打时被对方膝盖直中腰部。在肌肉疼痛到无法动弹的状态下,长谷川 还是参加了第二天的个人比赛。在两个回合定胜负的情况下,在第三个回合被判定告负。
“没有能进军到日本全国高等学校综合体育大会,自己觉得非常遗憾。毕竟曾经非常喜欢柔道,而且之前也只练过柔道。”
长谷川 进军日本全国高等学校综合体育大会的梦破碎后,让他心理上更受刺激的事情接着发生了。
“高三时与一个柔道老师做练习,他的体格十分强壮,我被轻易的背起扔了出去,砰的砸下来时身体还会轻飘飘的。那个时候我看到了自己柔道人生的尽头。于是心想如果去东京的话一定要练空手道。有了起因这种念头就愈加强烈。”

“背摔作为针对体格较小的人所使用的技术,却被比自己体格大出很多的人所使用,这成为了我立志练习空手道的契机。” 长谷川 说道。不过他与学习柔道的恩师至今仍然是像亲友般的朋友。

被称为“极端危险人物” 依然立志空手道
高中毕业后来到东京。长谷川 任职于染料工厂的实验室,开始了他作为上班族的生活。
成为了上班族后,长谷川 不服输的性格依然没有任何收敛。不仅如此,宿舍生活更让他潜藏的惊人酒量得以发挥。
“刚进公司的时候,同一批的30多人第八天就在宿舍里喝酒唱歌、大声喧闹。因为是第一次喝酒,我也不太清楚。(在那之前只喝过供神用的那种酒。)那个时候一打啤酒一下子就空了。我只记得这些了……在那以后好像还喝了一升装的那种,我记不得了(笑)。”
自认酒量至今仍然比普通人强很多的 长谷川 暴力方面的“血统”也时常令人惊讶。他曾几次与同一批进入公司的职员发生过冲突。然而他绝不是有意非难,挑起事端。对于对方挑衅的态度与言辞,“不给点颜色就以为我好欺负吗!”对此他常常是一招解决。
虽然如此,作为普通人的上司依然认为他是个危险人物。他对想练习空手道的 长谷川 说:“因为你是极端危险的人物,不许练。”然而原本就是为了练习空手道而来到东京的 长谷川 几经询问,终于成功问到了空手道道场的所在。“在池袋就有道场。”他马上对上司的话作出应对。

“当时去的就是极真。”长谷川 说。当时他甚至连 大山倍达 的名字都不知道。在立即赶往极真会馆(总本部)参观学习时,他发现指导的言行举止都十分有礼。“这么有章法的攻击与防守真的有用吗?”当他这样问到,指导的回答竟然还是很有礼貌。这给 长谷川 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此后的2个月这种深刻的感觉也一直不曾退去。终于 长谷川 决定在自己生日的那天入门。 昭和42年8月28日,19岁的 长谷川一幸 与极真空手道正式结缘。

一边击倒辈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
“当时 卢山 前辈、小仓 前辈、藤平 前辈都曾来过道馆执教。有一次我问 藤平 前辈:‘您还记得这颗牙齿吗?’‘什么?’‘这不是被前辈您打断的吗?’‘不应该还记着这些,应该要记住的是你曾领受过的恩惠。’前辈这样对我说,令我非常敬佩。对后辈的过错坦然包容的度量,以及时刻铭记于心的坚定信念,都令我对先辈肃然起敬。不过那时自己还只是绿带。”
近年来曾入籍于极真的一些人通过媒体发表了各种各样的言论。而对于了解当时道场真实状况的 长谷川 ,其中也有人表示:“不想听见自我宣传的话。”但正因为了解过去的历史,长谷川 对于优秀前辈和极真的感情才更加强烈。

“过去对颜面也可以进行击打的。当时在组手时如果战胜了前辈是非常不敬的。清一色黑带的前辈7、8个人并排站开,一个前辈说:‘长谷川 过来。’我心想:就这么办,把自己当作是他的敌人。这么想之后竟然又连续战胜了后面的6、7个人。那样的时代也锻炼了自己。当时一边击倒辈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不道歉是不行的(笑)。不过当时也有很多十分有个性的前辈。有的前辈会在组手刚喊‘开始!’时突然一个向上滚翻倒地,然后说一句:‘来吧!’。甚至还有前辈会以类似于柔术的打法,技巧绊倒后骑上来用正面的拳击打面部两侧(笑)。
决不服输的 长谷川 在刚开始的时候也许也曾后悔过吧。不过那时 大山 馆长 仍在亲自进行指导。有一次他向我问起“你学过柔道吗?”我就向馆长演示了柔道的技巧,他还对我说“你的力量很强啊。”像这样温馨的回忆还有很多。

冠军的兴趣是姓名学
长谷川 平时的兴趣是研究姓名学。
若是对极真空手道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一定知道 长谷川 将自己的名字从一幸 改为了 巨气 。
事实上,长谷川 对姓名学发生兴趣已经是10年前,他刚过30岁时的事了。契机来自于他与朋友一起拜访德岛县的一个占星家时。当他被问到“长谷川 先生去年是不是发生过意外?”当时 长谷川 什么也没有说,而占星家却说出了已经去世的几名亡者的姓名与出生年月,甚至连死因也完全说中。他这才觉得这是命中率十分高的占卜。

长谷川 通过自身的体验与判定,发现这种占卜的命中率高达90%以上。然而有一个占星家在看了 长谷川 的名字和出生年月后却指出:“这个人在技术方面应该早已经是日本第一了。”
虽然姓名学已经成为了一种统称,但它的来源与一般的科学有所不同。它也被称为社会数灵学,是融入了言灵与数灵等要素的独立的科学。而那位占星家 河野 先生现在已经去世了。 长谷川 并非遇到了什么困难,想靠占卜算出些什么。作为人生转折期中的一个不同选择,他强烈的感觉到应该研究一下姓名学。想看看“改名之后将来的人生会发生转变吗?”这才是 长谷川 真正关心的。
前冠军与姓名学的机缘——正如很久前密斯.玛其认为的那样:两者没有什么不协调的感觉。可能是因为 长谷川 坦白直爽的性格,或者也可能是当时时代的大势所趋吧。而现在有着孩子般的脸庞却又散发出巨大气势的 长谷川 ,强壮的身体也正如他的名字那样。

因为身材矮小,所以训练中必须自信
让我们把话题回到现在。
尽管带有暴力方面的“血统”,然而在开始空手道训练之前就已经对手腕、腿部、腰部有过锻炼的 长谷川,19岁刚开始空手道仅3年不到的时间就以自己矮小的身体击退众多强劲对手成为冠军。谁都明白这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为身材矮小,所以训练中必须自信。每天练7、8小时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像 长谷川 说的那样,他每天从天明到天黑,日夜不停的练习着。
当时 长谷川 的练习内容如下所示。
腹肌、卧推(30kg)、拳撑、膝击、沙袋、低段、中段、跳蹴、高段、用哑铃(5kg)进行背肌训练、深蹲

左右各50次为一组,平均各700次。一般最低500~1000次。 为了对抗身材高大的选手,长谷川 对于基本体能的练习特别下功夫。“卧推的时候不要很重,稍轻一点,充分从数量上锻炼持久力。我用30公斤进行100次上推,挑战自己用了多少秒钟完成。我的最高纪录是46秒。”那个时候 长谷川 的胸围达到了120厘米(身高165厘米,体重65公斤)。“举着30公斤的杠铃进行腹肌训练,其实那已经不是锻炼腹肌了,而是在锻炼背肌。我曾经举到过50公斤。那时是和学生打赌,非常有趣,我还赢了顿烤肉。能举起30公斤的孩子几乎没有。我的弟子中大概就2人能举起来。有一个身高170厘米、体重67、68公斤左右,能够卧推140公斤。那个孩子曾经在分量级的比赛中入围至前四。而他刚入门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50公斤,像颗豆芽般瘦弱。”

确实,为了超越体格的障碍,长谷川 付出了相当的努力。他天生不服输的性格将这种努力落实在每一次练习中。有时练习甚至长达10小时。“我会将自己的练习方式继续下去,不会休息,就像上瘾一样。(笑)”
现在仍经常吸烟的 长谷川 作为运动选手时已经开始抽烟了,而香烟对于运动选手来说则是大忌。不过以培养基本体能为目标似乎是最主要的理由。(他天生豪爽的性格或许觉得那样反而更好吧。)
长谷川 腿部的锻炼以深蹲为主。在使用沙袋进行练习时,低段是一腿一腿的进行重击,中段则重视速度,高段用快速的腾空跳踢,有针对性地进行练习。
“因为这不是马拉松。5秒种能踢出几腿,打出几拳呢?普通的1秒钟可以快速击打8次哦。这也是审查中考虑的方面。”
缝了四十多针,六天后组手
长谷川 说道:“因为身材矮小,不偷学对手的技术抓住对方弱点的话就没办法获胜。”所以除了基础练习以外,他还研究并练习其他的格斗技术。“要说在当时极真都做了些什么的话,比如:遇到了练拳击的对手该如何应对;遇到了练柔道的对手该怎么打;遇到了练搏击的对手该如何去战胜等,考虑的十分周详。有时还与专业拳击手进行互搏。我用掌底却依然无法抵挡,因为动作都被看清了,而且对方即使是练习也打得十分认真。不过既然打了就要打到最后。”
“另外,那个时候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大一些,会故意穿大号的道服。还下功夫研究穿着的方法。手腕的动作也尽量去迷惑对手。”

长谷川 独创的训练手册分为3册,现正被指导们充分运用着。
现在,空手道作为新兴的格斗技术而流行。不禁再次佩服大山倍达(极真空手道)在20多年前创办了聚集各不同格斗家大会的先见之明。与此同时像 长谷川 这样,为了目的一心一意越过重重障碍,赢得最后胜利的精神,在所有领域都是通用的,值得我们去学习。
然而就像很多拥有武士精神的人一样,长谷川 也曾多次受伤。当然作为格斗家,身体上受伤是不可避免的。
“有一次在训练中踢无规律的后回蹴时,觉得大腿的肌肉一抽一抽的。那天去看了医生后说是坐骨神经的问题……‘说什么呢。’我一点也没放在心上。第二天手术时,切除了直径约3厘米的肌肉。缝了四十多针。然而手术后的第四天我就被转移到了大的混合病房。我不想呆在大病房中就决定回家。于是第五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第六天回到道场时,高级别的学员都没有来,说是看望前辈去了……‘前辈您不是来了吗?’(我不想输给学生)所以那天就很拼命的进行组手。之后到第七天拆线的时候有些伤口已经裂开了……(笑)”

“我的肋骨已经断过20几次了。那时拼命训练,连休养的时间都没有。”
像肋骨骨折这种外伤对于 长谷川 而言算不了什么。比起手术时的痛苦,一种受挫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因此在他受伤的4个月之后,他有了在名古屋开设道场的巨大计划。
这是在德岛开设支部道场8年后,在爱知县开设支部前几个月的事情。

踢馆、酒、烟
前面说到 长谷川 获得优胜后马上就回到故乡,开设了德岛支部道场。当时极真会在全国只有5个支部。那时 长谷川 为什么不以世界为目标,却那么在意四国地区呢?
“为了让 芦原 前辈与四国地区的地位不受到动摇,才会在意对方的存在。”
担任四国支部长 芦原英幸 驰名的同时,在作为少林寺拳法领头地区的四国地区,极真空手道的声名远扬势必会引起一场男人间的较量。
长谷川 对于作为首领的 芦原 所说的话也代表了此时双方兄弟弟子的强硬态度。

关于极真的谣言开始流传起来。相传当时少林寺的最高级别认为“感到最大的威胁就是 芦原 与 长谷川。”当这样的话传到了 长谷川 的耳中时,他觉得总有一天要和其他流派动手。于是特别在道场的招牌上写上了“欢迎踢馆”,而他自己也到其他的道场去踢馆。相信那时他不服输的性格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在本部担任指导员时也有类似于踢馆的人来过。对于拿着道具(日本刀等)来的人:‘就算有什么误会,回去时也要完好无损的回去,把护具戴上再动手。’动手前都要说些类似于这样的话。这样一来大多数的家伙都会说句:‘失礼了。’就回去了。有时候也有些家伙我以为已经回去了,却发现他们在楼下的大厅中准备拿出铁棒来。刚稍稍教训了他们几下,他们就死死缠在柱子上,一边不停的大叫救命了。(笑)”
在 长谷川 与现在的爱妻 NAHOMI女士交往的时候,有一次他们去其他流派的道场。 “我用车载着她一起去。我对她说:‘你就在这里。如果对方的学员先回来的话,就是我被打倒了,你一会儿就叫救护车。我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有一个人回来的。’其实自己也不是要杀掉对方或被杀掉,那种气势才是最重要的。那时我就是这样,打算为了扩大极真而不惜性命的活着。”

结果来踢馆的仿佛 “疯了”般,而 长谷川 去踢馆也变得异常冷静。逃过的地方也有很多。然而也有过被大约50个人包围,差点就“陷入绝境”的时候。
且不说他这样做是否为了扬名,如果没有充分相信自己的实力、没有无论如何都要扩张道场的强烈决心,他也不能获得成功。 就算潜藏着无数危险,也决定要与 长谷川 一起共度生涯的爱妻 NAHOMI女士。

  • Copyright © 2002-2012 国际空手道连盟 极真会馆 世界总极真 中国总本部 龚道场 All rights reserved Ver.5.0
  • 沪ICP备12003917号 技术支持: jackie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