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标题:四、对抗命运的判决(上)
      2000年7月,这一段日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在那一年,道馆的境况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艰难。整个社会对空手道的认识还很陌生,推广有难度,当时会馆只有三四家道场,第一批十几名指导员刚刚出道,生存、发展的压力非常之大。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会馆承办了“韦奥杯中日空手道邀请赛”。在现在的会员看来,一场比赛是很寻常的事,但在当时,上海空手道自1991年、1992年举办过两届邀请赛后,一直到2000年都没有过一次市级比赛。当时,正好有一批日本选手来上海,上海武术院希望由我们会馆来填补这八年的空白,促成这场比赛。
      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我既要负责道馆里的选手训练,和日常的带课又要负责策划、落实这场比赛所有的组织工作,还要想方设法拉赞助,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我几乎天天晚上失眠,但仍然要保持自己的训练。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一场人生中始料未及的意外正在悄悄降临。
      “韦奥杯”圆满结束后,7月里的一天,我早上起床后,突然发觉自己四肢无力。具体表现为连助动车都跨不上去,要靠别人帮忙,把我扶上车,然后我开去道馆,开始一天的工作。一开始我没把这放在心上,以为是前一阶段自己训练、工作过度,肌肉疲劳所致,还天天去道场处理各种事情。
      但两三天后,情况急剧恶化,我根本无法起床了,整个人只能平躺在床上,除了头部能缓慢地转动之外,其他地方都动不了,就跟全身瘫痪没什么两样!
      家人和弟子们背我坐上轮椅,推着我走遍了上海各大医院去检查,都查不出什么问题。期间,我经历了医生把十几根长达半尺的针,一一刺穿到我大腿肌肉里的“魔鬼检查”;我经历了所有的生活都不能自理,即使平躺在床上,心率心跳也会达到120,整夜整夜无法入睡的惨状。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从89公斤骤降至70公斤……然而我觉得,和心理上的煎熬相比,肉体上的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是一个练武术出身的人,从小活泼好动、强健好斗,突然,变成了一个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的瘫子;我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的好胜,从来不肯输给任何人,突然,连吃口饭、上厕所这样的事,都需要别人帮扶我……
      这究竟是什么病?我还有康复的希望吗?在奔波各大医院检查的日子里,在亲人和弟子们为我担忧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给任何人看到不开心的一面,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是说说笑笑的。然而我内心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那段日子的心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从我彻底瘫痪的那一天算起,整整折腾了两个月,终于等来了一纸初步诊断书:疑似肌无力症!简单地解释一下就是:病人全身的肌肉将会逐渐萎缩,导致内脏器官坏死,短则一年,长则三年,将会瘦成皮包骨头的样子,然后,死亡。
      这就是命运对我的判决书吗?!一个异常健康的人,毫无征兆地全身瘫痪,道场才刚刚起步,那么多弟子都在看着我;儿子才只有4岁,整个家庭都要靠我来支撑,而我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个人认为在濒临这样的绝境时,人会有两种表现:坚强的和软弱的。软弱的表现就是,在绝望和痛苦、家人的泪水与朋友的悲伤中,慢慢地等死。而坚强的表现,就是如果我不能够再为我的事业与家庭作出贡献,活的没有尊严、反而会拖累别人的话,那么,自我了断,将是我作为一个男人后的选择。当时,我已经瞒着家人,作好了坏的准备……
  • Copyright © 2002-2012 国际空手道连盟 极真会馆 世界总极真 中国总本部 龚道场 All rights reserved Ver.5.0
  • 沪ICP备12003917号 技术支持: jackie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