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标题:龚道场陈雯洁选手再夺全日本冠军暨名古屋升段审查会纪实

    黑紫色的指甲、肿大的手指、变形的骨节、指根缝针的线脚……10月里的一天,当陈雯洁指导的手从一场机械事故中被抢救出来、被伙伴们送往医院急救后,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根本无法握拳、撕裂般的剧痛,伤口有着恐怖片一样的效果。

    当时,距离她赴日本名古屋参加全日本大会以及升三段三十人组手,仅有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一个多月,时光飞逝——

    “陈雯洁,你手伤成这样了还来参加集训?”“OSU!师范,我可以练腿法。”

    “陈雯洁,你的手在参加升段审查时,拳卧撑可怎么做啊?”“OSU!师范,我已经可以用拳头勉强打靶了。”

    “陈雯洁,你能参加这次全日本大会吗?”“OSU!师范,我能!”

     1123日,国际空手道联盟极真会馆 世界总极真 全日本女子大会在日本名古屋揭幕。带着破损的手掌与不灭的斗志、带着伙伴们深深的期许与担忧,陈雯洁指导在龚寒师范的带领下飞赴名古屋参赛。同行的还有韩文斌师范代和陈春康指导,就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他们三人将参加升段审查会。届时,韩师范代将挑战40人组手,陈春康指导和陈雯洁指导将挑战30人组手。

     “日本的比赛基本上放在周日。那天一大早,我们就去比赛场地了。你问我受伤的手有没有感觉?当然是有的!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要命的是,我另一只手腕也老伤复发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决定,就用这只被机器轧伤的手,握紧拳头,跟她们拼了!”

    回到上海后,坐在又一座全日本大会冠军奖杯旁边,陈雯洁指导用轻松的语气,说起了这一段惊心动魄的战斗历程:

    “这一次比赛,相对于日本对手而言,我觉得我的优势就在于:心态很好。我的参赛心态很平稳,就好像参加一次普通的比赛一样,没有把胜负看得很重要。但是在一回战中,由于我自2011年第一次夺得全日本大会冠军后,已经两年没有参加全日本大会了,因此打得有些紧,好在依靠自己的实力,顺利拿下了比赛。”

    “在半决赛中,我碰到一位比我年轻十几岁的选手,她的冲击力很强,但当我的重拳打到她之后,我感到她有明显的呆滞感。当时我就想:有了!但这位选手斗志旺盛,依然不停地压迫上来。我感到自己受伤的手有些痛,但我不去管它,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一个锁骨打之后顺势一个后回蹴,WAZARI!进决赛!”

    据陪同人员说:在决赛前夕,大家的心情有些紧张,感到胜负难料,因为对手看上去很强。陈雯洁选手自己又是什么感觉呢?

    “她确实很强。当她连续多个内侧扫打中我的时候,我凭知道自己腿上肯定会有累积伤了。而当我踢还她的时候,又被她扫落在地一次,这在决赛中会被当做场面劣势的。可是,我这个人有个特点:遇强则强。当对手占了我的上风,当对手真正实力强劲,当对手打痛了我,接下来,我就会非常认真地去揍她!”

说到这里,陈雯洁指导笑了:“在比赛中我也会痛,我会碰到困难、瓶颈,但我绝对不会害怕、不会退缩、不会逃避!这就是我。不管我平时生活中是个怎样的人,到了赛场上,我必然就是那样!”

这就是她二度夺冠的秘诀吗?

    陈雯洁指导说:“这次比赛能拿下,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师范始终都在场边为我叫动作。而我感觉,这是我参赛以来做得好的一次,彻底贯彻了师范在平时训练中的要求:参赛选手一定要具备能听到场边指导的能力,一定要无条件服从和应变,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更何况,我们有这么专业的师范和团队。毫不夸张的说,这一次比赛全程中,师范叫的每一个动作,我全都及时做出来了,一个都没有落下!果然,到了决赛本战快结束的时候,我感到对手坚固的防线开始崩溃了!延长战开始了,当时我就想:无所谓结果了,拼掉吧!”

    据陪同人员说,决赛的延长战陈雯洁选手占据明显主动,结果毫无悬念:冠军!

    四年里两次夺得全日本冠军,陈雯洁指导说:“感谢的话,好像是多余的。因为二十年来,在师范的带领下,我们龚道场就是一家人。我的每一次拼搏,都有这个大家庭在背后支撑着我,都有每一个家人付出了心血与热忱。这是大家的冠军,这是整个道场的荣耀!”

     “日本赛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选手,不是裁判,而是场边的拉拉队员!”在此次全日本大会上担任裁判的韩师范代如是说。

    “日本比赛和我们国内的比赛一样,选手上场之后,场边有一排队友为之加油鼓劲,为他喊技术动作。他们的大嗓门,他们的激情,与我们国内的场边拉拉队是一样的。但,当场上胜负已决,选手行礼退场的时候,拉拉队员们也站了起来,和场上选手一起,向裁判行礼、向对方行礼。特别是有些场次,双方选手实力很接近,在场上的选手和场边的队友,都觉得己方会赢。但一旦判了,失败的那一方,没有人会表现出沮丧的、失礼的一面,没有人抱怨裁判不公,而是认认真真地向对方行礼。这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日本选手是很在意胜负的,因为他们在比赛中拼得非常凶;日本选手又是不在意胜负的,因为无论结果怎样,他们都能淡定地去面对,不失礼,不失态,只要在比赛过程中尽了全力就好。”韩师范代若有所思地说着这一番话。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感想,也是他作为道场的前辈,想告诉后辈选手们的话。虽然龚道场两度夺得全日本冠军,但在日本对手身上,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比赛后第二天,长谷川师范道场举行了升段审查会。

    “大家关注的日本组手考核的强度,与龚道场差不多,但在一些细节要求上,日本总部做得更严谨。比如体能部分,每一位考核者身边都有一个人盯着,俯卧撑必须每一个都做标准了,不然就不算数。”陈春康指导回忆道。

    “在这次考核中,有一位61岁的日本师范,我是他倒数第二场的陪打。我很惊讶:他的速度,他的反应能力,他的防守反击技术,几乎就像一个三四十岁的练习者。一个人要从年轻时就开始练习,从不间断,才可能在六旬高龄拥有这样的水准。”

    对此,韩师范代也说:“国内道场里的不少练习者,也许只是把空手道看成一个运动项目,甚至是一种休闲。但在日本,你能感觉到,他们是真正把空手道看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不可或缺。”

     比赛是空手道的一部分,而极真,已经成为了龚道场许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师范到指导到每一位坚持训练的学员,从每一次带课、每一次参训到每一次踏上国内外赛场、获得各种殊荣,在龚道场这个大家庭里,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强者之梦!

    我们期待着,更多人与我们一起加入极真世界,燃烧青春的篇章!

  • Copyright © 2002-2012 国际空手道连盟 极真会馆 世界总极真 中国总本部 龚道场 All rights reserved Ver.5.0
  • 沪ICP备12003917号 技术支持: jackie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