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标题:追寻与实践极真之道的真谛!——龚寒师范俄罗斯讲习会纪实

        95日至7日,广袤的俄罗斯极真世界迎来第一位中国师范站在讲习会的主讲位置上——世界总极真代表长谷川师范(八段)、龚寒师范与欧洲荷兰大区Roel 师范,在俄罗斯彼得罗扎沃茨克Ryneyn道场共同主持极真空手道国际讲习会。

        按计划,由长谷川师范主讲组手技术,Roel 师范主讲基本技。这一次,世界总极真俄罗斯支部打破以往惯例,在讲习会中首度引入极真空手护身术,而这一部分“直接的技术”,则由龚寒师范来主讲。

        回到上海后,龚寒师范将这一段难忘的俄罗斯之行娓娓道来:

问:这次俄罗斯之行,给您留下深印象的是什么?

龚师范:这次俄罗斯之行,概括起来或许是一个字:累(笑)。因为去的时候,从上海、北京到圣彼得堡,一路飞了7个小时。圣彼得堡下机后,俄罗斯支部派人来接我去彼得罗扎沃茨克,开车又开了5个小时。回程的路就更遥远曲折了。在这过程中,来自俄罗斯支部的成员全程接送,他们一开车就是五六个小时,有时候还开夜路,其中有俄罗斯前特战突击队成员,这种不辞辛苦的精神和体魄,令人印象深刻。

但,这份辛苦是很值得的。对于俄罗斯支部的学员来说,他们第一次在公开讲习会上接触到了极真护身术,他们感到很惊奇、很兴奋,觉得极真有如此直接、简洁、实用的技术,且男女老少都易上手练习。

问:在现场发回的照片中,龚道场的学员发现,师范在俄罗斯支部传授的极真空手护身术,正是我们平时经常练习的,非常熟悉。那么师范觉得俄罗斯学员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龚师范:这次讲习会的规模颇大,共有100多人参加,包括成年部和少年部。其中不仅仅是Ryneyn道场的成员,也不仅仅是总极真的道场,还有来自总极真俄罗斯支部其他道场以及极真其他派系的练习者前来学习。我们都知道,俄罗斯地域广大,他们来一次,单程近的需要开车三四个小时,但这都挡不住他们来学习的热情。

        在课上,我感到俄罗斯学员的学习进度非常快,能迅速掌握长谷川师范和我们传授的技术。因为他们的身体素质很好,基本技也很扎实。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道场的纪律和礼仪并不亚于日本道场,学员投入练习的态度极其认真,对新技术有极大的热情,我想,这是他们学习能力强大的根本原因。

问:这次讲习会除了长谷川师范和您,还有几位来自欧洲大区、俄罗斯支部的师范,龚道场由此也和他们“结盟”。

龚师范:是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荷兰大区的Roel 师范。他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生涯极真,生涯空手”。今年62岁的他年轻时也是极真早期的有名选手,但直到现在,他的身体状态都保持的非常好,从他示范动作的速度和力量上可见一斑。并且,他的一只耳朵聋了,但他仍然坚持戴着助听器带课。从他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一个真正的极真练习者,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降低自己在训练上的要求。我希望我的每一位弟子和学员,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问:关于极真空手护身术,关于长谷川师范强调的“圆”的概念,有的练习者看了网上的视频,觉得是不是跟“圆心空手”所师承的芦原英幸学的?

龚师范:现在是网络时代,有些练习者,或者说是空手道爱好者,喜欢在网上看各种各样的视频,进而得出自己的结论。

        实际上,“圆”的概念是自大山总裁一脉相承下来的,芦原英幸前辈与长谷川师范是很好的朋友,并且同为大山总裁早期的弟子,追随了极真会建立的整个过程,他们对“圆”的理解与发展,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有相互借鉴也有各自的特色。而这一方面的技术体系,是极真会中期以后、不少比赛选手出身的弟子们所忽略的。所以很可惜的是,现今世界上大部分极真师范与道场只传授比赛规则下的技术,也由此让很多人误解了极真空手道。

 

        后,龚寒师范表示:“我是一个师范,同时也是一个学习者,通过这三天的讲习会,在长谷川师范的指导下,我自己亦把极真空手的基本技、型和护身术体系又重新梳理了一遍,回国后又有新的体会传授给弟子和学员,也希望大家能够以大的热情投入技术练习。极真空手道,是练习一辈子的!”

OSU

 

  • Copyright © 2002-2012 国际空手道连盟 极真会馆 世界总极真 中国总本部 龚道场 All rights reserved Ver.5.0
  • 沪ICP备12003917号 技术支持: jackie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